陵川县民生“煤改气”工程乱象,谁之过?

陵川县民生“煤改气”工程乱象,谁之过?

 

(记者张涛)为了改善空气质量,2017年7月,山西省晋城市发改委下发了《晋城市冬季清洁取暖煤改气工程实施方案》。《方案》要求2018年10月底前全市完成400村7万户煤改气改造任务,其中陵川县完成两个乡镇10005户的改造任务。然而,陵川县煤改气工程在《方案》发布前的2017年6月20日就匆忙上马施工,以至于在工程施工中忙中出乱。
乱象一,煤改气工程先施工后招标,工程施工、质量监管和竣工验收如同“纸上谈兵”。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陵川县煤改气工程于2017年6月20日开始施工,而陵川县发改局回应记者,陵川县的煤改气工程是2018年7月份才被立项,工程项目并没有经过招投标。
为赶工期,施工队加班加点冒雨施工,电焊焊接也在雨中打伞进行,安全隐患百出,就连工程使用的压力管道也是非国标产品,管材和镀锌都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标准。据了解,一般的压力管道抗压约二、三公斤,而煤改气这样的管道抗压力大约是1公斤左右,在使用年限上大打折扣。
河南籍施工员王某告诉记者,今年使用的管材比去年明显的好多了。比如,去年使用的两根12米钢管焊接一起,两个人很轻松的抬了起来,而今年同样长的两根钢管就需要四个人才能抬起来。
施工员王某说,工程施工中,没有具体的施工图纸,都是施工队摸索着施工,发给施工队的是卫星定位图,根本没有用处。就连工程监理人员几乎都没有到过现场。管道打压、试压他们都是以拍照为准,施工员施工后用手机拍照发给监理查看。
据知情人透露,负责该项目的探伤公司,在2017年施工的过程中根本没到过现场探伤,而是施工队花1000元钱买的探伤合格报告。2018年探伤公司不定时的到现场工作,不管合格或不合格只要拿钱和发红包都能过关。
他说,压力管道焊接工是专业性要求比较严格的技术含量高的工种,具备有技术监督管理部门颁发的焊工证。然而在陵川县煤改气工程施工中,没有一个焊接工持有合格的焊工证,而这些焊工在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考试获得的焊工证,是陵川县铭汇燃气管道公司通过关系每个人花60-80元不等办理的证件。
并说,陵川县的煤改气工程质量的验收和监管都是住建局全权负责,但是竣工验收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乱象二,煤改气工程存在严重分包行为
陵川县的煤改气工程是由晋城市铭石燃气公司承接,2017年的煤改气工程由铭石公司的分公司铭汇公司负责施工,而铭汇公司又把工程承包给河南的一家天然气公司(承包人张某)。张某又把工程分包给姓轩的承包商,而轩某又把工程转包给十多个临时拼凑的工程队。这样层层分包下去,工程质量如果没有问题谁会相信?在陵川县发改局,鲍局长也证实了工程确实有存在分包和转包的行为。
乱象三,政府煤改气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
在采访中,工程施工员李某向记者透露,从2017年6月份施工到至今,陵川县煤改气工程拖欠工资达一年半之久。“我们来自农村,他们不给钱,我们大家白天吃馒头就大葱、喝着白开水,晚上睡窝棚。刚来时还能领到基本的生活费,后来施工方干脆就不给了。包工头多次去公司讨要说法,老板都以政府不给钱为由拒绝发给我们生活费”。他说。
临走时,发改局鲍永庆局长告诉记者,陵川县煤改气工程款已经预付给铭石公司80%。并质疑到,工人的工资怎么会没有发呢?随后他便安排相关人员了解情况。并表示,如果情况属实坚决查处,保证工人工资尽快解决。
就在发稿前,施工队王先生电话中告诉记者,在丈量统计工程明细的时候,工程承包商张安生故意把农民工资写成工程款,然后逼迫王先生签字,并威胁到:如果不签字,就找机会暗杀他。
对此事进展,记者将继续关注。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