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金所打着融资的幌子和藉端说谎骗人,玩弄手段!

虹金所打着融资的幌子和藉端说谎骗人,玩弄手段!

   投资有风险,融资需多多谨慎一点。打着融资的噱头和托词说谎骗人,玩弄手段的骗子公司不是一笔非常小的数目。

   虹金所就是一家典型的融资骗子公司,其实起初他们先通过借用知名电视频道等进行涉嫌使用违禁词,进行违规宣传,称 自己的公司有非常有经历的金融业人才,有少许高回馈的项目,在获得企业方的彻底相信后就开始收琳琅满目考查费和报告费。

   我们企业就是事故的受害人之一。其实起初他们认真打听我们的财富情状,又让我们提交各类资料,一个礼拜后发出微信消息联系我们称很器重认可我们的项目。然后约我们面谈,说什么我们的项目他们公司的股东会已经批了,其实令我还要我们去干一个未来好处风险评估报告。等报告出来后,还会以琳琅满目的患病住院让你继续干别的报告。不过其实他们和做效果评估报告的单位是一块说合起来诱惑欺骗人的。全数算下来仅仅评估的花费就将至50万。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最后他们还是会在报告里蓄意的挑漏洞,以此作为借口拒绝投资。 他们就是想隐蔽遮掩真相实情 用报告拖着你,肆意搜刮钱。

   像我们这样的事故的受害人还有好多,我渴望大家共同拼搏,互相配合为了我们自己求取一个公平。必定别让凄风苦雨积攒来的金钱就这样被他们诱骗去了。


   


   


   


   


   


   


   


   


   


   


   


   


   


   

  二、发现账户异常时,及时与理财账户关联的银行、平台联系,冻结关联账户资金,以免发生更大损失。

  按照稳妥有序、逐步推进的对外开放工作原则。

  《财镜》在廖英强创办的爱股轩发现,2016年以后,廖英强走上了卖炒股产品的快捷路线。

  记者在报告中查询,根据2016年8月拦截诈骗电话情况的抽样分析显示:每周五到下一周的周一,每天诈骗电话呼叫量均超过了一周总量的15%,而周二到周四的呼叫量则相对较低。

  2017年12月,李先生决定放弃,并申请提现,却发现平台每次最高只能提现5000元,每次手续费高达15%。他与对方交涉却被拉黑并踢出了群。此时,他才发现被骗,立即赶来广州报警。

  而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以互联网思维来做互联网金融业务,比如P2P、消费金融等,流量至上的原则往往会带来风控的危机。缺乏多维度数据支持以及风控模型的迭代验证,互联网金融的风控步履维艰,行业坏账率居高不下。

  多以一些地方的“产权交易所”、“产权托管中心”会员身份为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