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对权健的监督和沸腾的民怨为什么这么不匹配?

刷屏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让这个长期沉寂在海平面之下的冰山帝国,渐渐浮出水面。这样热门的深度文章,我却不敢分享,因为家人刚刚从“三年稳赚五百万”的权健梦中醒来,我生怕揭露文章刺痛她敏感神经,用“权健揭秘群”群主的话来说,任何指责都是在把亲人推向权健怀抱。这是我们这个“反权健,救亲人”群体的大忌。

年销售额近200亿元,广泛涉足金融、广告、房地产、硬件等行业,有冠名的中超球队,保健行业的头部企业,同时也是被官司、投诉、民间质疑缠身的企业,被天津工商部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等机构处罚公示的对象。权健就像一个很难用现实逻辑解释的矛盾体,带病狂奔,野蛮生长,成为庞然大物。在各方呼吁对其跟进调查的节点,我们似乎忘记了,曾经,各方监督与沸腾的民怨多么不匹配,这种不匹配,或许正是纵容这家问题企业不断扩张的缘由。

和许多家人陷入权健的网友一样,我早知,在这次舆论场聚焦权健之前,QQ、贴吧、微信群、问答网站等各种平台角落,早已存在海量的对权健的投诉、揭秘,许多因它而起的惨烈家庭冲突在看不见的地方,上演很久了。

几乎24小时闪烁不停的群聊天记录里,全国各地的控诉者们,如同对着看不见的深渊喃喃自语,有人亮出夫妻离婚判决书,有人讲述家人四处借钱买产品升级,导致自己欠下借贷公司巨额债务的故事,有人的亲人在火疗事故中去世......家人决裂、血本无归的故事在这里最为廉价,奖金制度解密、救人技巧和方法、受害者案例倒显得更实用。大家求助无门,只能互助,心照不宣的共识是:钱拿不回算了,人捞回来就好。碰了多次钉子后,深知权健擅长金蝉脱壳,前人的经验是,报警、投诉、向有关部门检举反而是下下策,不要奢望官方力量介入,而要以怀柔劝说为主。

尽管认定了权健有问题,但权健追随者家人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14年来,这样问题一大堆的企业,没有获得舆论关注?说它不合法,为什么反而越来越壮大?

“二五八层”的传销式奖金制度,鞋垫能治心脏病,验尿五分钟能测癌症,卫生巾能治男性疾病等种种反科学、反常识的宣传,大量流行在权健产品销售场景中。要想串联起拼图的各个部分,系统性呈现这个帝国的图景,并不困难。但权威媒体对此曝光并不多,央视新闻、人民网、中国经营报等媒体仅有的几篇有分量的报道,在丁香医生的揭露文章之前,基本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正面”宣传中,有些揭露报道还有意规避了“权健”这一关键词。而地方电视台对权健火疗馆的报道,多以即时性的现场新闻来呈现,还是因为工商注册或者安全问题被取缔。

这类报道只能为茶余饭后增添一点谈资,没有触及核心,也起不到警示作用。

总之,深度性、系统性涉及权健帝国整体情况的监督,寥寥无几。而在铺天盖地的自我宣传中,隐藏在中医中药的帽子下,权健反而成为民族企业之光。未受充分监督,也让权健追随者们对帝国的合法性深信不疑,“国家不取缔说明就是合法的”是他们回应家人质疑的常用理由。

“反权健,救亲人”的群友们也很清楚,很难把深度监管的缺位,归结为单个的机构或媒体的失职,权健帝国的核心人物束昱辉,是不可忽略的所在。这个人是否真如网络传说那般身世传奇、能量惊人?助人为乐天津好人、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慈善人物等等耀眼头衔,是否成为其摆脱监管的保护伞?是否如很多控诉者声称的,有人挥动金钱的鞭子乃至官场的力量,为权健帝国开路?这些关键疑团如果不解开,对权健的起底不可能彻底。

丁香医生的“正面刚”及其引发的舆论波澜,令很多权健追随者的家人振奋,也有悲观者在群里直言,“经历太多次希望之后的失望,我不敢相信了”。但是,直到现在,官方的沉默,还未打破。

如果权健帝国的本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型骗局,我们这些“家属”能做的却只是在工商注册资质、直销范围等细枝末节上扯皮,还只是雨过地皮湿,那就太悲哀了。而继续沉默,不仅是对个体的家庭不负责,更是对公共卫生、社会稳定的不负责。